http://www.rllearning.com

茅盾文学奖一场文学话语权的博弈游戏为何是这

  梁晓声,作家、学者。1949年生于哈尔滨市,原名梁绍生,祖籍山东荣成。现任北京语言大学人文学院教授、中央文史研究馆馆员。著有《今夜有暴风雪》《这是一片神奇的土地》《雪城》《返城年代》《年轮》《知青》等作品数十部。多部作品被译介到海外。

  徐怀中,作家。1929年生于河北邯郸,1945年参加八路军。著有中篇小说《地上的长虹》、长篇小说《我们播种爱情》、中短篇小说集《没有翅膀的天使》、长篇纪实文学《底色》、电影文学剧本《无情的情人》等。短篇小说《西线年全国优秀短篇小说奖,《底色》获第六届鲁迅文学奖报告文学奖。

  徐则臣,作家。1978年生于江苏东海,毕业于北京大学中文系,现为《人民文学》杂志社副主编。著有长篇小说《耶路撒冷》《王城如海》、中篇小说《跑步穿过中关村》、童话《青云谷童话》等。《如果大雪封门》获第六届鲁迅文学奖短篇小说奖,《耶路撒冷》获第五届老舍文学奖。多部作品被译介到海外。

  陈彦,作家、编剧。1963年生,陕西镇安人。创作有《迟开的玫瑰》《大树西迁》《西京故事》等戏剧作品数十部,出版长篇小说《西京故事》《装台》《主角》,散文随笔集《必须抵达》《边走边看》《坚挺的表达》等。曾三次获“曹禺戏剧文学奖”“文华编剧奖”,《装台》获“首届吴承恩长篇小说奖”。

  李洱,作家。1966年生于河南济源,1987年毕业于华东师范大学。曾在高校任教多年,现任职于中国现代文学馆。著有长篇小说《花腔》《石榴树上结樱桃》《应物兄》,并出版《李洱作品集》(八卷)。曾获第十届“庄重文文学奖”。多部作品被译介到海外。

  这几部获奖作品都有很强的现实主义风格,书写对象囊括古今,既有民间小人物的喜怒哀乐,也有知识分子在象牙塔内外的众生相。

  每届茅盾文学奖公布前后,都会引起文学圈内外的一阵喧哗,媒体与出版圈也做足了准备,舆论场上各种争鸣之声也随之兴起。

  事实上,在纯文学不断被唱衰的现实形势下,很少有茅盾文学奖这样的“文坛大事”能引起外界的关注,这也赋予它更多非纯文学层面的意味。

  官方设置的评奖机制,在一定时间内是稳定的,但文学的评价标准始终无法被量化,这就导致文学奖项一旦公布,就难免引起争论,不断浮动的主观评价性也随着文学场域的变化而变化。

  中国现当代文学有着十分漫长的现实主义传统,它既与古代文学里“经国大业”“文以载道”式的理念有关,也与新文学发端时对19世纪欧洲现实主义文学的引入、模仿有关。

  尤其是1942年《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确立了解放区文学与革命文学的“人民性”方向后,大量作家被纳入现实主义(尤其是革命现实主义)的序列中,“十七年时期”的“三红一创,保林青山”(即《红岩》《红日》《红旗谱》《创业史》,《保卫延安》《林海雪原》《青春之歌》《山乡巨变》)就是其中的代表作。

  虽然上世纪80年代后,文学场域与文学形式发生了重大变化,但现实主义仍是很多作家首选的创作路径。

  因此,茅盾文学奖也成为官方最看重的文学奖项之一,官方的文学组织也格外看重它的意义。

  这些特征具体呈现在文本里,一般体现为宏大叙事,不仅字数动辄几十万,书写对象往往也是时代或者历史的全景图、浮世绘,甚至有些作品到了卷帙浩繁的地步。

  类似的作品,比如姚雪垠《李自成》、王火《战争和人》、路遥《平凡的世界》也有很长的篇幅,让人在阅读文本的同时,也能有触摸历史、直面时代的体验。

  从文学史的脉络看,长篇小说的大规模崛起,要等到90年代后,这是文学发展内部规律演进的结果。

  经过80年代各种文学实验后,短促的文本叙事已经无法承担更多深入的书写,莫言、贾平凹、余华等作家都在90年代后呈现出“长篇现实主义转向”的特征,《生死疲劳》《废都》《许三观卖血记》等一大批经典作品诞生。

  因此,即便排除官方话语对文学形式的引导,由这一批占据纯文学话语权的经典作家形成的书写路径——现实主义与时代性/史诗性也成为茅奖的评选标准之一。

  法国思想家布迪厄曾用“场域”的理论分析各种文化现象,事实上,在中国当代的文化场域上,资本与权力扮演的角色同样关键。

  评出茅奖作品,既是当代文学初步经典化的轨迹,也是文学场域中各种话语权相互博弈的过程。

  评奖的过程,不只是一个纯文学意味上的活动,也是一个“文化政治学意义上的实践”,只有在这个层面上,才能更深刻地理解茅盾文学奖为何重要,以及它对文化场域的引导、调节作用。

  化用一下思想家福柯的经典论述,“重要的不是文学作品本身,而是文学作品体现的话语秩序,以及它何以如此”

  从对茅盾文学奖的分析进入对文化政治学层面上的思考,或许更能理解它的复杂性与重要性。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