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rllearning.com

美俄“缠斗”网络空间

  拥有网络空间绝对优势的美国需要保持在这一领域的不对称和不平衡,以为其霸权主义保驾护航。

  近年来,美国与俄罗斯在网络空间的对抗愈演愈烈。不久前,《纽约时报》报道称,美国政府官员承认,很早就在俄罗斯电网中植入病毒程序,可随时发起网络攻击。而此次美国入侵俄罗斯电网的行动是在2018年美国国会通过的《军事授权法案》框架下进行的。相关官员强调,美国向俄罗斯电网和其他目标植入病毒程序,是针对俄罗斯在2018年中期大选时散布虚假信息和黑客攻击行为的反击。而美国之所以瞄上俄罗斯的民用电力系统,是因为“美国网络司令部研究了俄方在2020年美国总统选举期间切断选举关键州供电的可能性,并认为美方需要有相应的遏制办法。”

  对此,俄罗斯战略规划与预测研究所所长古谢夫表示,美国向俄罗斯民用电力系统植入恶意程序代码与“保护2020年美国总统选举”毫无关系,其真实目的就是压制俄罗斯。如果美国确实企图向俄罗斯电力系统植入恶意程序代码,就应该把这种行为视为对俄罗斯的直接威胁。

  在网络空间,美俄都把对方视为强有力的对手。美国认为,俄罗斯能够利用威权主义集结俄罗斯学术界、私营部门和网络犯罪团伙,以提高其网络攻击能力。俄罗斯则认为,美国在网络空间拥有全面优势能力,能够制造出类似“震网”病毒那样超级复杂、隐秘的恶意软件。同时,美国还能够利用网络空间优势制造地区动荡,数年前的“阿拉伯之春”即为明证。

  报道认为,美俄两国自2012年以来就已经将对方的重要民用基础设施作为网络攻击的目标,且双方都以向第三方攻击的方式,间接展示了自身强大的攻击能力。2015年12月23日,乌克兰电力系统遭受网络攻击,造成大规模停电事故,影响波及8万个家庭。乌克兰认为此次事故为俄罗斯黑客攻击的结果。2019年3月7日,委内瑞拉国内包括首都加拉加斯在内的大部分地区停电超过24小时。委内瑞拉总统马杜罗指出这是美国实施网络攻击导致的。

  近年来,美国加快了网络空间对抗能力建设的步伐。2018年,美军网络司令部升级为一级作战司令部,133支网络空间作战部队已全部具备作战能力。同年,美国总统特朗普授权美军网络司令部可在未获总统批准的情况下,直接实施攻击性网络行动。这一简化网络攻击授权的做法凸显了美国网络空间战略愈来愈明显的进攻性色彩。

  目前,美军的网络空间作战能力已经由战略层面向战役战术层面延伸拓展。美国陆军正在建设网络电磁行动小组,并部署至旅一级作战部队。美国空军则将空军网络司令部调整至空中作战司令部,以便将网络能力与常规空中作战能力更紧密地结合在一起。

  在网络空间基础能力方面,美国建设了一系列大型工程系统,形成了支撑美国网络空间对抗行动的工程体系,并将情报获取、主动防御和隐蔽进攻等网络空间作战能力整合融入美国整体的国家能力。在网络空间攻击方面,美国依托其制式化、全平台和全能力的网络空间攻击装备体系,采取抵近行动、物流链劫持、电磁中继和社会工程学等方式,能够对各类联网和物理隔离目标实施精确打击。

  以此为基础,美国网络空间的实战能力也为世人所瞩目。2004年,美国对利比亚顶级域名展开网络攻击行动,将利比亚从互联网上“抹除”。2010年,美国与以色列联合使用“震网”病毒攻击了伊朗,实现了世界上第一次网络定向攻击。2016年,美国首次承认使用网络手段攻击了叙利亚的“伊斯兰国”恐怖组织。在当前愈演愈烈的伊朗危机中,美国针对伊朗武器系统、敌对组织的各类网络空间作战行动也是若隐若现。

  俄罗斯的网络空间对抗能力不如美国的成体系,但是却拥有自身的特点和优势。2013年,俄罗斯武装力量总参谋长瓦列西格拉西莫夫表示,网络空间打开了广阔的不对称能力的可能性,足以削弱敌人的战斗力,俄军因此希望提升黑客能力,作为常规战争和政治冲突的延伸。这一观点被西方称为“格拉西莫夫理论”,成为俄罗斯塑造自身网络空间能力应对西方威胁的理论依据。

  实际上,俄罗斯在网络空间表现出的实战能力不逊于美国,甚至在某些方面还略胜一筹。在2007年“爱沙尼亚事件”中,俄罗斯利用分布在美国、越南、埃及等国家的“僵尸网络”对爱沙尼亚政府、通信和金融网络实施大规模的分布式拒绝服务攻击,造成其大面积瘫痪。这次网络攻击被认为是世界上第一次线年的克里米亚半岛危机中,俄罗斯互联网监管机构阻断了13个与乌克兰抵抗运动相关联的网站,并切断了克里米亚半岛与乌克兰其他地区的通信连接,使其固定电话、互联网接入和移动服务受到很大影响。

  尽管如此,美俄在网络空间依然处于高度的不对称状态。为了避免在网络空间过度的战略失衡引起冲突,两国也进行过战略磋商,但双方在网络空间安全理念上的巨大差异,使得美俄两国难以建立充分的互信。2018年8月,俄罗斯提出希望与美国共同发布一项“禁止对彼此关键基础设施进行网络攻击”的联合公报,但是没有得到美方的积极回应。

  美国德克萨斯大学法律教授罗伯特切斯尼将美国的网络空间作战称为“21世纪的炮舰外交”。他表示,“我们正在向对手展示,我们不需要做多少就可以给对方造成严重后果。过去,我们将战舰停在从海岸上可以看得见的地方。如今,我们也许进入了诸如电网这样的重要系统。”可见,拥有网络空间绝对优势的美国需要保持在这一领域的不对称和不平衡,以为其霸权主义保驾护航。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