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rllearning.com

肖战欢迎来到残酷娱乐圈

  一个月前刚凭借《陈情令》被观众认可,成为当红小生。如今就要作为一番男主扛起票房,接受电影市场的真实检验。

  在《诛仙 Ⅰ》正式上映前三天,娱理工作室见到的肖战带着几分忐忑,告诉我们自己的害怕:“电影嘛,就很直接,很现实,很残忍,所以没办法啊,已经到这儿了,我就只能努力做好我自己。”

  与流量、人气相伴的是外界对他的观望,有人期待他扛起票房大旗,也有人在等着看笑话。《诛仙 Ⅰ》是肖战闯的第一道关,未来的路还很长。

  回顾过去所有流量小生的电影之路,没有谁像肖战一样,在“小透明”时期接下了一部电影,在走红的第二月上映,资源转化率被公开检验。

  首日1.42亿,两日票房破两亿,《诛仙 Ⅰ》在这个中秋档取得的成绩,超出了许多人的预期。首日粉丝盘加持,次日路人盘还能坚挺,肖战的首次大银幕男主秀,奇迹般地扛起了票房。

  第一次,他是《捉妖记2》里面穿得花里胡哨的小妖怪,埋没在一众群演中,镜头一秒闪过并不起眼。第二次,他是暑期档《素人特工》中一个出场不到一分钟的酱油特工。第三次,他作为大男主撑起全片,呈现了张小凡从单纯到入魔的过程。

  《诛仙 Ⅰ》片方透露,无论肖战有没有走红,电影都计划在8月8日上映,后来因为影片没有做完,才改档到中秋节。

  导演程小东说,《诛仙 Ⅰ》最幸运的决定就是找了肖战做主演,“我没想到他的戏这么自然这么好,他不做作,而且他很虚心,你跟他说的东西他都会改会听。”

  在片场,程小东甚至主动给肖战加了一些戏,比如电影一开头与师姐田灵儿的幻想戏份,“我发现所有层面他都能演,做一个傻傻呆呆的他能做,后面入魔整个变化他也能做,所以这个戏给他很多层次,一直在变奏。”

  在肖战本人看来,《诛仙 Ⅰ》的张小凡是一个里程碑式的难忘经历,算是他经历过的戏里最辛苦的。在零下20多度的气温中迎着鼓风机拍戏、被倒吊着自由落体30米、为了保持在戏里的感觉,他甚至关掉房车里的暖气,让身体适应室外的温度。

  《诛仙 Ⅰ》上映前,肖战曾说:“如果电影没有很好的反响,我之后会更加努力。如果还不错,那我之前的那一段努力谢谢你们也看到了。”

  影片上映后,关于肖战的讨论成为《诛仙 Ⅰ》的舆论中心。一部电影的质量是整个剧组共同努力的结果,如今讨论的话题落在男主角肖战身上,某种程度来说,正是走红的代价。

  视频里的肖战刚刚结束当天的拍摄,一下车,等候在酒店门口的20多名粉丝沸腾起来,她们挡在肖战的前面,拿起手机相机怼着脸拍。看到旁边有一个空档,肖战突然迈开长腿跑了起来,这才安全进入电梯。

  最近在无锡拍摄新剧《余生,请多指教》期间,粉丝的疯狂行为几乎天天在肖战上下班期间上演,有时候是地库里的围追堵截,有时候是上车时被粉丝强顶住门,有时候是敲他的房门给他递纸条。

  肖战身边的工作人员小凡透露,其实私生饭的问题已经很严重了,公司想为他配备两个助理和保镖,但肖战却坚持不要。

  从媒体的角度,我们见证过很多艺人爆红之后的改变,有的是气场的突然强大,有的是由内而外散发出的自信,娱理工作室的摄像记者蓝胖子曾经探班过《陈情令》,一年后在《诛仙 Ⅰ》首映当天与肖战再次相见,蓝胖子发现,肖战依然像个邻家男孩般亲切、配合。

  首映发布会后台,几十位嘉宾轮流上前围着肖战聊天,他对每个人笑意盈盈,一一满足了大家的合影需求,直到下午四点,才终于有时间吃了几口盒饭。车轮战式采访从四点零五分开始,记者们都想合影,在时间很紧张的情况下他依旧尽力配合。

  走红之后,肖战的采访邀约越来越多,稍有不慎,就可能因为采访上的不恰当安排被指责“耍大牌”。小凡透露,肖战本人其实特别注意这一点,“他现在比以前更紧张,对我们这些工作人员也都有要求,不要因为我们的一些失误让人觉得他耍大牌。”

  《陈情令》还未播完,肖战就进了《余生,请多指教》剧组,在热度最高的时候投入新戏的拍摄,意味着要错失很多活动的机会。当粉丝担忧他的曝光度时,肖战本人的想法是:“这有什么好可惜的,我觉得演员的生命力在于作品。”

  事实上,现阶段肖战接到的通告邀约特别多,最让他烦恼的事情就是如何保持正常的拍戏状态。

  “有一些通告是不得不去完成,还有之前一些商务的通告,就像那天去苏州,这都是之前签约就定好的”,小凡坦言,“肖战最不想做的事就是请假”。

  肖战目前在《余生,请多指教》剧组的常态是朝八晚十,不得已请假之后,意味着肖战回到剧组还需要加班加点拍戏。

  “他在《余生,请多指教》里戏量特别大,基本上我们就是在他早上化妆的时候去讨论当天要拍的戏,因为晚上都拍到很晚,我就想让他回去多休息。而且现在粉丝的问题太突出了,有时候他也会跟我聊两句,虽然我没觉得这件事影响到他的心情和表现,但是确实影响到他正常的休息了”。

  杨旭一度很担心肖战的状态,但让他惊喜的是,虽然每天收工很晚,但第二天肖战还是背好了词,做好了充足的准备来到化妆间。

  “这就是他厉害的地方,而且我发现他其实真的会利用一切的空余时间准备角色和台词,比如化妆的时候,甚至上厕所的时候,他都拿着剧本,然后在每一场戏拍完之后的休息时间,他会一边喝着咖啡一边和我对台词,因为说台词需要有交流对象,我说你就把我当成对手。”

  请假离组时,肖战几乎每一次都是坐深夜的航班往返北京与无锡,在粉丝们拍的机场路透图中,他也拿着剧本阅读。

  “他现在不是享受荣誉掌声和爆红而来的机会,更多的还是一些焦虑和迷茫”,在小凡的眼里,这两个月肖战的生活确确实实发生着改变:

  “突然之间我们经历了很多原来不太懂的事情,可能一个小小的工作上的失误,就会招来黑粉或者粉丝的关注,他本身是一个比较安静的人,也不外出应酬,比较宅,生活很简单,突然之间他的生活被高度关注,到哪都有粉丝跟着,肯定人是慌张的。”

  圈内的前辈也会给肖战一些建议,跟他分享那些他没有经历过的娱乐圈生存法则。“比如说我们之间进行了一个挺愉快的谈话,或者有别的人跟他讲一些行业里他不懂的未知的事情,他第二天会跟我说,昨天的谈话让他觉得挺兴奋,收获特别多,我觉得他就是像海绵一样的人,不停地在吸收”,一位圈内前辈透露。

  8月10日,《余生,请多指教》开机的前一天,表演老师杨旭终于和肖战再次相见。

  《余生,请多指教》的剧本早早就给到了杨旭,肖战也希望尽快开始前期准备工作,但因为《陈情令》的宣传工作太密集,两人一直没能抽出时间当面聊聊剧本。

  “那天他白天刚定妆,我们晚上才匆匆见了面”,杨旭回忆,让他很放心的是,肖战早已对剧本做了充分的分析准备,“我当时心里就有底了,他对人物的研究能力已经开始越来越强,他已经具备了独立分析剧本的能力。”

  曾在中央戏剧学院任教的杨旭参与过《那年花开月正圆》等多部影视作品的表演指导工作,加入《余生,请多指教》剧组,已经是他与肖战的第三次合作。

  拍摄《陈情令》期间,肖战就告诉前去探班的娱理工作室,希望精进台词。拍完《诛仙 Ⅰ》后,肖战主动去跟杨旭上了好几次小课。

  第32集的“血洗不夜天”,魏无羡立于屋顶,面对仙门百家的指责,又哭又笑百口莫辩。这段夷陵老祖怒气值达到顶点的戏是肖战演技的高光时刻,让很多剧迷震惊的是,当天白天肖战拍摄的是在藏书阁与蓝忘机互动的少年魏无羡戏份,晚上就直接进入到夷陵老祖身陨不夜天的状态。

  我们问他如何能在一天内演绎出如此两极的状态,肖战坦言自己也不知道,“我看了一些动图和片段,如果要我突然再去拍这场,我估计演不过那个时候的自己,那个时候也是时间的积累和状态吧,可能那段时间就已经融入到角色里面了。”

  剧迷们把肖战的这种表演方法称为“献舍式演技”,剧里魏无羡靠别人施展“献舍咒”才在16年后复生,“献舍“意为肖战也把自己完全献给了魏无羡这个角色。

  在杨旭看来,肖战这种直觉式的演绎,把自己变成角色的演法,其实来源于他的“真诚”,而这正是肖战作为一个演员的优势所在。

  “肖战是一个很真诚的人,我当时跟他讲,真诚是演员素质当中最重要的。这个真诚就是说他能把自己百分之百地交出来,他在跟我上课的时候也是这样。因为我们在做练习的时候,也是需要他去讲到他自己的一些隐私一些生活经历,他也是非常真诚地在跟我分享。”

  杨旭认为,《余生,请多指教》中的顾医生内敛沉静,更像生活里的肖战本人。但对于这个和他本人有些相似的角色,肖战依旧是忐忑的,因为他觉得自己没有演过现代戏。开机前他反复问杨旭,现代戏跟古装戏的表演到底有什么区别,表演上是不是就要比古装戏更生活更随意。

  杨旭告诉他,归根到底演的都是人的情感,那么你就必须实实在在去感受这个角色的生活,然后去跟对手之间建立真实交流。

  “杨紫是比较灵动的演员,她的表演非常多变,如果这时候肖战跟杨紫的交流不够深,或者不够专注的话,两个人就可能搭不上。但是好就好在肖战他很真诚,杨紫的表现他都能接收到,然后把自己深层的情感给到对手。我在现场看了他们好几场对手戏,我个人感觉肖战做得非常好。”

  从《诛仙 Ⅰ》到《余生,请多指教》,杨旭看到了肖战这大半年的成长。在与杨紫合作的过程中,肖战开始愿意去尝试更多的变化,勇敢地突破自己的固有模式,寻求每一场每一条的变化。

  “他非常在乎自己的每一个角色的塑造,他对自己的表演和专业是有要求的,他永远不会满足于已经取得的成绩和已经达到的表演。他永远是在追求着的,有这份追求,他就会有学习和进步的动力。而且他非常有天赋,我一直跟他说,你绝对是可以成为一个好演员的。”

  时间倒回到2017年年初,那时肖战加入《斗破苍穹》剧组,出演男N号林修崖。

  当时,肖战进入娱乐圈才短短一年,仅仅主演过一部后来被他戏称为“黑历史”的网剧。

  在进入《斗破苍穹》剧组前的表演课上,肖战在一众新人中脱颖而出,不仅因为外型条件更出挑,而且为人有修养又很礼貌,在剧组非常努力,给工作人员留下了很好的印象。

  《斗破苍穹》的拍摄横跨了2017的春节,新演员们都没有回家,一位剧组的前辈当时和大家聊天,告诉他们在中国做歌手的话,事业发展可能会比较受局限,还是应该走影视这条路,但是影视这条路又是一条不归路,只能前进不能后退,从此以后你就要为此付出所有。

  1991年出生的肖战是“大龄素人逐梦娱乐圈”的代表,24岁才开始压腿学舞蹈,以男团身份出道。26岁的那个春节,他把前辈的一席话听了进去,开始思考转型的可能性。

  当时肖战并不自信,他觉得自己是选秀出身,不清楚自己是否能成为演员。但肖战的优点在于不会先纠结自己能不能做到,而是“选择做了,我就想要做好,先去做,然后至于结果再说”。

  就像他零基础开始学舞蹈,一个月之后初见成效;选秀时的导师舒淇建议他练习眼神,几周之后他就慢慢褪去了眼神中的素人感;转型做演员的过程中,前辈鼓励他先减肥,3个月之后再到《狼殿下》剧组,他线斤。

  《狼殿下》是肖战的表演入门之作,以主演的身份走完了一部戏的全程,获得了从零到五十分的质的飞跃。一位工作人员透露,当时条件比较好的酒店离片场较远,而肖战为了把更多的时间留给拍戏本身,主动选择了一家离片场很近但是条件不够好的酒店。

  在演《斗破苍穹》和《狼殿下》那段时间,从歌手身份转为演员面对镜头,那种感觉一度让肖战失去自我,不知道如何让观众相信他就是那个角色。到《陈情令》剧组,肖战依旧是不够自信的,比起身边很多都是表演系科班出身的新人,肖战并没有优势。

  “我的想法跟初衷一直都很简单,就是我要做好”,肖战说,《狼殿下》期间,他白天拍戏,晚上上表演课,深夜上表演心得,也曾经崩溃过一两次,边哭边写,但最终他坚持了下来。

  不服输与倔强的因子在肖战的身体里早已种下,小时候每周去少年宫学画画,雷打不动,因为这是他发自内心想做的事情;参加选秀比赛时,面对很多音乐学院毕业的队友,他默默地想“你能做到我也能做到,而且我也会做得更好”;到了剧组,他相信观众并不会在意他是否科班出身,演的好不好才是最直观的答案。

  这个夏天,他成为娱乐圈新的顶流力量。微博超话榜排名稳居前三,各大八卦论坛关于他的帖子比比皆是,《诛仙  Ⅰ》的票房成绩也证明了他的号召力。

  媒体圈内部也出现了不少欣赏肖战的人,两位同行的答案或许可以提供一种参考——

  “肖战是用演技征服我的”; “他身上有我们所有社畜的影子,他肩负着社畜追逐梦想的希望”。

  有一条获得33万点赞的微博叫做“记录一下肖战哥哥的社畜瞬间”,粉丝们分享了很多关于他的小事。

  比如,活了28年,肖战最自豪的事情是做设计师的时候logo卖得好;演唱会背景、网剧的宣传PPT是他本人所画;手机屏保是财神爷,像每个社畜一样期待着暴富。

  一方面是业务能力获得认可;另一方面,毕业后做过设计师、上过一年班才来“逐梦演艺圈”的肖战,的确与爱豆体系培养出的顶流们不同,他自带人间烟火气和生活阅历,他的经历也能让很多“社畜”共情。

  一个粉丝曾发过这样一条微博——肖战哥哥脾气这么好,也许是出道前被甲方爸爸磨的吧。肖战本人回了她一个表情包:干嘛鸭。

  工作人员小凡透露,之前的一个助理能力不行,做错了好几件事,但肖战却没对他发过脾气。

  杨旭每天早上陪着肖战边化妆边对剧本,有一次肖战前一晚失眠状态不好,他主动对老师表达了歉意,“那天我能感觉到他其实很累,但是他还要努力保持状态跟我去讨论剧本角色,后来他主动跟我说,老师啊不好意思,我早上状态不好,你还这么用心给我讲角色,我挺过意不去的,你可以稍微晚一点来,不然你看到我的样子也难受,我当时就很感动,我就说你好好休息不要考虑我”。

  在出道的选秀节目里,就有人质疑肖战的性格温吞。在小凡看来,这是因为“不熟的人看他永远是谦虚礼貌的,对人会有一个分寸感。”

  一个记者向肖战提问,你是老好人吗?肖战回复:“我觉得如果跟我说这种话的,应该就只是打了一个照面的朋友吧。跟我很熟的人都知道,我的脾气其实挺硬的,挺刚的。”

  但是在“秘密花园”里,肖战会不经意间钻出温和与笑容这一层硬壳,展现出内心坚定的棱角和锋芒。

  肖战有一条微博,是他和粉丝之间说心里话的地方,有一些话,肖战会默默发在评论里,关心他的人总会看到。

  去年《陈情令》开机后,有人认为他很快会爆红,但也有网友嘲笑他“贷款爆”,昵称为“有钱哥哥”的肖战默默发了一条评论回应了当时的舆论:“我有钱,不贷款”。

  生活中的肖战并不爱哭,他说他几乎把所有眼泪都献给了角色。偶尔,大家也能看见那个柔软的肖战从保护壳里钻出。去年的杭州演唱会上,他望着台下粉丝的满场应援,边唱着粉丝为他争取来的单曲《满足》边强忍住泪水。

  爆红之后,肖战是否还会继续展现出自己或刚或柔的真实瞬间,我们不得而知,但小凡透露,工作人员并不会管肖战发微博,“秘密花园”依旧是他和粉丝交流的渠道。

  但可以肯定的是,肖战正在慢慢学习和适应娱乐圈的法则,正在变得更加谨慎,他有时候会和身边的工作人员说,“要比以前还要谨慎。”

  《诛仙 Ⅰ》首映结束当晚,肖战秘密去央视录制节目。晚上八点半,黄牛圈内流传出这样一条消息:“肖战活动,9点之前能到国贸附近的私信我!名额少量!抓紧!”

  后来,果然有很多粉丝聚集到央视北门,深夜11点,还有大批粉丝默默守候。肖战和工作人员有时候会思考,这样的日子什么时候是个头呀,但他们也明白,这件事不会是常态,几个月后总会慢慢走向稳定,未来还是要靠作品说话。

  完成《余生,请多指教》的拍摄后,肖战会经过一段时间的放空和调整,明年年初再进组拍戏。

  “以前困扰他的是不知道机会在哪里,不知道该走哪条路;那现在当然坚定了要做一个好演员”,小凡透露。

  从出道时的周记,到昨天与网友们线上交流,肖战的开场白始终是那句“我依然是肖战”。

  走红之后,肖战对自己说,要更努力地活着,要努力地让自己保持平凡,依旧做那个最初的肖战。

  但是,谁也无法知道肖战在事业上还会有怎样的可能性,“没有人规定这一辈子我都要当这样一个肖战”,毕竟他是一个不喜欢安于现状、更愿意尝试和改变的人。

  进入这个残酷的娱乐圈,肖战做的是依然是一个体面的上班族,下了班之后就回家北京瘫;流量来来去去,他告诉自己不需要跟任何人比,自己的人生只跟自己赛跑,要做长跑型选手。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